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保定市专业团队各种类型网站设计,网站建设,网络宣传,价格公道,全国市场,各个行业均可,十年以上专业团队 ...  半小时前 上传下载附件 (61.91 KB)  保定市专业团队各种类型网站设计,网站建设,网络宣传,价格公道,全国市场,各个行业均可,十年以上专业团队 ...  保定市专业团队各种类型网站设计,网站建设,网络宣传,价格公道,全国市场,各个行业均可。 十年以上专业团队,擅长医疗,公司,商城等等行业! 商家均可联系,其他宣传合作非业务的勿扰, 电话:13932228338 QQ:63293588 卢经理
保定社区妈咪宝贝,美容美体都可以让你做美丽女人www.ihanclub.com11健康网·中国第一健康门户网站保定最好的网站公司专业承接各类网站制作 联系QQ:252097950保定市专业团队各种类型网站设计,网站建设,网络宣传,价格公道,全国市场,各个行业均可,十年以上专业团队 ...  20 分钟前 上传下载附件 (61.91 KB)  保定市专业团队各种类型网站设计,网站建设,网络宣传,价格公道,全国市场,各个行业均可,十年以上专业团队 ...  保定市专业团队各种类型网站设计,网站建设,网络宣传,价格公道,全国市场,各个行业均可。 十年以上专业团队,擅长医疗,公司,商城等等行业! 商家均可联系,其他宣传合作非业务的勿扰, 电话:13932228338 QQ:63293588 卢经理
查看: 375|回复: 0

义县第一运输魏奇马上有健康! 全民乐起来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4-4-8 15:37: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禁毒吧-中国禁毒网站戒毒论坛
统义县第一运输魏奇统,我的祖母就是中国人。”
  这一点李东倒是真没看出来,至少这家伙的样貌里已经基本没剩下中国人的特征了。将军微微沉吟了义县第一运输魏奇了一下,说:“在开始我们的交易之前,有件我想先问问你,你知不知道这么长时间以来,陆伯涵明知道自己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却义县第一运输魏奇却并没有急着让你正式接手陆家?”
  对个问题李卫东稍稍有些意外,说:“这跟今天的事有什么关系吗?”
  将军缓缓说:“当然有。基本上跟这个利益团体相关的人,所做的每一件事、每一个决定,都可能影响大局。陆伯涵之所以不让你马上接手陆家,而是让义县第一运输魏奇让夏继岭的女儿去过渡,最根本的目的是希望让陆家借此机会摆脱跟组织的关系。但事实上这个决定很愚蠢,若非如此,恐怕他也不会死的这么快。”
  李卫东眉头一皱,说:“哦?”
  将军带李卫东走到场边,在休闲椅上坐下,一旁的保镖递过两支雪茄,将军递了一支给李卫东,说:“我知道,这么多年来陆伯涵还有方震南这些人,包括死去的夏继岭,一直都对我耿耿于怀,他们认为我是在利用他们,控制他们,这个想法其实很荒谬。我刚才说到一个词,叫做利益团体而非组织,我始终认为这是一种互相之间的交易,这种交易的义县第一运输魏奇的基准就是公平,用你们中国话说,叫做各取需。”
  “当初这几大家族还没有发展到今天这种规模势力的时候,迫不及待的想为自己找一个强大无比的靠山,而等到有一天自以为积蓄了足够的力量,便又想一脚将所有人踢开。夏继岭是这样,陆伯涵也是这样。但是很遗憾,这种做法却只能让他们死的更快。”
  抽了口雪茄,将军继续说道:“我不知道你是否关心政治,最近一段时间,A国时局一直很乱,究其根源,就不能不提到当初的夏继岭。你应该也已经听说了,夏继岭背叛组织,吞掉了一大笔基金,那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命脉。这是个很现实的世界,打仗对于人民来说,支撑他们的是信仰,而对于一个政权来说,打仗最需要的,是金钱!”
  “当初夏继岭被枪杀,凶手至今都没有下落。至于那笔基金,一直由方震南在负责调查,可是此人跟夏继岭和方震南一样,对组织来说他们都是商人,追求利益永远是他们的第一目标,并且可以不讳言的说,凡是能跟组织走到一条船上的人,也基本上都是不择手段的人!我最近得到消息,方震南似乎已经暗中掌握了这笔基金,人为财死,一百七十二亿美元的利益摆在面前,以方震南的为人,我想没有任何人、任何事不能义县第一运输魏奇能出卖,当然也包括组织!”
  “而方陆家在这个时候联姻,肯定也跟基金有关。那么陆伯涵在这个时候突然死掉,就显得很蹊跷了。李先生,不妨再告诉你一件事,就是北京的邹长龙,据我所知,这个人跟夏继岭曾经是结拜兄弟,夏继岭吞掉组织的基金,我不知道跟他是否有什么牵连,但是很有意思的是,他的父辈跟陆伯涵,也曾经是莫逆之交,你是否知道?”
  “啊?”李卫东顿时一愣,这件事别说是知道,他根本就是连想都没有想到过。陆伯涵那一晚跟他提到邹长龙,只是轻描淡写的说当初陆家退出内地是因为邹家的关系,感情这两个家族之间的纠葛,竟然还有更深的一层渊源!
  “不过现在至少有一件事我已经查出来了,或许你也差不多能猜到,今天追杀你的那些杀手,的确是邹长龙的人。”将军脸色突然阴沉了下来,这厮其实给人的第一印象还是满慈眉善目的,但是脸一旦板起脸的时候,不知怎么竟像随时都会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只听他缓缓说:“这几大家族之间,我不知道到底在搞什么鬼,我只关心我的钱,这笔钱绝对不能白白算了!从夏继岭被杀,到现在已经快一年了,我恐怕是没有耐心再等下去!所以,我要你现在就接手陆家,帮我查出这笔基金的下落!”
  深深吸了口气,又说:“有什么条件,你尽管提,我绝不还价!”

  第四百二十八章  我想杀人
  李卫东什么都没说,只是低头笑了笑。将军说:“怎么,你不相信?”站起身来来回回的走了两步,说:“李先生,也许你还不知道我说的这句话意味着什么。当初陆伯涵还没有接手陆家之前,只是一个被人呼来喝去的私生子,你以为靠着他自己的力量,真的能斗得过他父亲还有那一帮兄弟?后来他想独霸客家帮,将其余五大家族统统排挤在外,如果不是组织一力支持,要钱出钱要人出人,只怕他早就横死街头了,怎么会有陆家今天的基业。包括夏继岭,一个学徒出身的无名小子,之所以敢于背叛他岳父,那也是因为组织在为他撑腰。还有方震南,岳天雄,这些人能有今天的风光,可以毫不客气的说都是因为有组织做他们的靠山。李先生,你说人生一世,究竟是为了什么?无非是金钱和权力,而现在我已经将这些东西摆在了你的面前,总之一句话,只要你肯跟我合作,我就能让你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这样的条件,我实在想不出你有拒绝的理由。”
  李卫东叹了口气,说:“的确,将军阁下这个条件听上去很诱人,我想夏继岭跟方震南义县第一运输魏奇南他们当初差不多也是听了这样的一番话,才动心的对么?但是很抱歉,我李卫东只是凡人一个,金钱和权力虽然是好东西,我却受用不起。”
  将军脸色明显有些不悦,沉吟了一会说:“李先生,我想有件事我必须提醒你:现在邹长龙那边已经盯上你了,即使你不想跟他为敌,似乎也不大可能。但是邹家的势力恐怕要远远大出你的想象,可以这么说,当初他能将陆家赶出大陆,就绝非等闲之辈。可是据我所知,李先生似乎比较喜欢独来独往,我很好奇的是就凭你一个人,怎么跟邹长龙斗,跟邹家的势力斗?”
  李卫东说:“有一件事我也很好奇,你今天把我请来,先是告诉我是谁在追杀我,然后又迫不及待的让我接手陆家,追回基金只是一方面,你还希望我去对付邹长龙,是不是?可是以你们组织的实力,就算直接把姓邹的杀了似乎也不是什么难事,为什么还要找我?”
  将军摇了摇头,说:“你说的没错,邹长龙确实是我一直以来都想解决的一个人,但是这件事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就像我刚才跟你说过的一样,我跟中国ZF互不干涉,而邹家跟ZF的关系十分敏感,这件事关系到政治上的平衡,我就不能不重新考虑。”
  抽了口雪茄,又说:“至于说暗杀,你不必怀疑组织的实力,只要是列在组织名册上的人,这个世界上没有几个能跑得掉,甚至包括一些国家的首脑政要,更不用说他一个邹长龙了。只是杀了他容易,但邹家这个势力铲除不掉,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邹长龙跳出来!李先生,你想不想知道组织跟邹家之间,到底是怎样的矛盾?”
  李卫东笑笑说:“我听方林说,邹家也是做军火买卖?”
  将军眼中露出赞许之意,微微颌首说:“你真的很聪明,现在的年轻人大多浮躁,有你这种头脑的人的确不多了。不错,矛盾的根源,就在于军火!你知道,A国虽然是个贫穷的国家,但是矿藏却十分丰富,很多国家和政权都盯着这块肥肉,所以A国的战乱只是表面现象,本质却是各种力量的竞技场,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中国。中国ZF与组织之间有非正式不冲突约定,官方上也曾与美国ZF达成过武器禁售的协议,但是私下里,他们却并不真正禁止一些新式武器的流出,邹家就是其中最大的一个军火贩子,而经过他手的军火,大多都卖到了组织的对头手上。”
  “当然这样的做法,并非中国ZF视我为敌,事实上中方一直抱着中立的立场,比如方震南在大陆的渠道,虽然不能说是默许,某种程度上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用中国话说,应该是令行而不禁止,他们只关心在这场战争中究竟能够消耗掉多少军火,最终能赚到多少钱。但是对我来说,我的对手手中每多一杆枪,一颗子弹,我就要花出至少两倍的金钱去解决它!所以李先生,邹家是我的一个难题,同时也是你的敌人,从这一点来说,我们应该算是站在同一条战线上,对么?对于你的聪明才智,我早有耳闻,也佩服的很。我相信就算是陆伯涵、夏继岭在你这个年纪,只怕也没有你这样的头脑见识。我说过,我对你不是利用而是交易,你帮我,我会支付应有的酬劳,而对于你来说,这是件一举两得的事,既解决了自己的问题,又帮了我的忙,何乐而不为。”
  老实说,这个洋鬼子今天所说的话,也算是开诚布公,他的坦率甚至让李卫东有些意外。想了想,李卫东说:“有一件事你说的没错,邹长龙既然对我起了杀心,中国有句话叫来而不往非礼也,这个人情我是一定要还的,但是有两点:第一,这是我的事,而非帮你;第二,我跟你以及你的组织之间,不想扯上任何的瓜葛,我不希望自己的将来成为下一个陆伯涵,下一个夏继岭。且不说我真的没有想过有天要呼风唤雨,像陆伯涵一样穷其一生去追逐权力,即使我想,那也是我自己的事,我李卫东需要什么,会自己去拿,而非任何人的给予。”
  将军脸色再次阴了下来,说:“这么说,你是要拒绝我了?李先生,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件事,香港陆家能够做到今天,是因为我一直在给陆伯涵撑腰。香港不同于大陆,越是黄金之地越是鱼龙混杂,差不多整个东南亚叫得响的势力都在那里插上一脚,就算你头脑再强,伸手再好,又如何去应对?别的暂且不说,单单是一个邹长龙就能让你焦头烂额,台湾的竹联帮,日本的山口组,这些势力差不多都跟他有交情。我甚至可以告诉你,这些年来组织跟邹长龙一共交过几次手,第一次是陆伯涵出面,结果输的很惨,整个陆家的生意全面退出大陆;第二次是夏继岭,同样是吃了大亏,当时夏氏集团才刚刚起步,差点就因为邹长龙而夭折。第三次,是方震南,有件事你或许还不知道,方震南在走私军火的同时,也是上海期货市场的最大炒家之一,结果中了邹长龙的圈套,赔的几乎倾家荡产。不然你以为他为什么一把年纪了还要拼命折腾,走私毒品甚至连赌场他都沾?这个邹长龙心机之深,势力之大,你想凭你一个人去对付,简直是天大的玩笑!”
  “是不是玩笑,现在还未可知,有些事总要义县第一运输魏奇要试过才知道。”李卫东淡淡说道,随手将雪丢在桌子上站起身,说:“总之,我的意思应该已经表达清楚了,如果你还放不下跟邹家的过节,那也是你自己的事,与我无关。告辞。”
  将军腾地站起,沉声说:“等等!李先生,虽然我不想利用你,交易对于我来说是公平的体现,可是没想到你这么没有诚意。不过既然我已经说出来了,就不希望会被拒绝,至少到今天为止,还从没有人敢当面拒绝我!”
  “是吗?”李卫东耸了耸肩,说:“你都看到了,现在不就有了?”
  场边游荡的几个保镖看出BOSS神情不对,远远的围了过来。李卫东却连头都没回一下,说:“将军阁下,最好叫你的人退下,忘了告诉你,我最讨厌的就是被人威胁。”
  将军双眼微眯,看了李卫东一会,突然哈哈的笑了起来,挥挥手让保镖散开,说:“年轻人,有胆量,我欣赏你。好吧,中国人有句话,叫做来日方长是不是?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改变主意的,这个世界只要有利益,就有合作的机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保定市专业团队各种类型网站设计,网站建设,网络宣传,价格公道,全国市场,各个行业均可,十年以上专业团队 ...  半小时前 上传下载附件 (61.91 KB)  保定市专业团队各种类型网站设计,网站建设,网络宣传,价格公道,全国市场,各个行业均可,十年以上专业团队 ...  保定市专业团队各种类型网站设计,网站建设,网络宣传,价格公道,全国市场,各个行业均可。 十年以上专业团队,擅长医疗,公司,商城等等行业! 商家均可联系,其他宣传合作非业务的勿扰, 电话:13932228338 QQ:63293588 卢经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