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保定市专业团队各种类型网站设计,网站建设,网络宣传,价格公道,全国市场,各个行业均可,十年以上专业团队 ...  半小时前 上传下载附件 (61.91 KB)  保定市专业团队各种类型网站设计,网站建设,网络宣传,价格公道,全国市场,各个行业均可,十年以上专业团队 ...  保定市专业团队各种类型网站设计,网站建设,网络宣传,价格公道,全国市场,各个行业均可。 十年以上专业团队,擅长医疗,公司,商城等等行业! 商家均可联系,其他宣传合作非业务的勿扰, 电话:13932228338 QQ:63293588 卢经理
保定社区妈咪宝贝,美容美体都可以让你做美丽女人www.ihanclub.com11健康网·中国第一健康门户网站保定最好的网站公司专业承接各类网站制作 联系QQ:252097950保定市专业团队各种类型网站设计,网站建设,网络宣传,价格公道,全国市场,各个行业均可,十年以上专业团队 ...  20 分钟前 上传下载附件 (61.91 KB)  保定市专业团队各种类型网站设计,网站建设,网络宣传,价格公道,全国市场,各个行业均可,十年以上专业团队 ...  保定市专业团队各种类型网站设计,网站建设,网络宣传,价格公道,全国市场,各个行业均可。 十年以上专业团队,擅长医疗,公司,商城等等行业! 商家均可联系,其他宣传合作非业务的勿扰, 电话:13932228338 QQ:63293588 卢经理
查看: 225|回复: 1

义堂王玉杰28岁那年 义堂王玉杰干了一年零工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4-8-8 15:45: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禁毒吧-中国禁毒网站戒毒论坛
       义堂王玉杰28岁那年,工厂倒闭破产了。义堂王玉杰对职工的处理有两种方法,一种是给钱算清工龄 ,一种是不给钱不算清工龄 。在宣布破产前,义堂王玉杰有大半年没有发工资,义堂王玉杰等钱用,就选择了前种方法。义堂王玉杰工龄短,按一年一个月的工资算,加上补发的几个月工资,义堂王玉杰算了不到2千元。领了钱,义堂王玉杰就与工厂断了一切关系。
  可能是遗传的原因,别看义堂王玉杰长得高高的,很男人相,其实义堂王玉杰身体很虚弱。义堂王玉杰动眼看仪表,动嘴吩咐临工加煤,动手按开关烧锅炉还可以做好,让义堂王玉杰去做体力活,义堂王玉杰做不了。失去了工作的义堂王玉杰,既没有技术又不会做生意,为了生存,义堂王玉杰只好去搞建筑或搞装修的工地做重体力活。做这种重体力活,义堂王玉杰开始做的时候是10元钱一天,以后慢慢地升到20元,30元……但不管是多少钱一天,义堂王玉杰最多只能做三天或四天,然后就要休息一天或两天,义堂王玉杰就这样做了十几年。四年前,一家民营油脂厂招锅炉工,义堂王玉杰有锅炉工证,就在那里一直做到现在。在油脂厂烧锅炉,先是1000元一个月,去年是1200元,上班时还包一餐饭,义堂王玉杰觉得还可以。
  31岁那年,义堂王玉杰老婆和义堂王玉杰离婚了。离婚的理由只有一个,义堂王玉杰老婆说义堂王玉杰打麻将成瘾,屡教不改。义堂王玉杰老婆这样说义堂王玉杰,一点也没冤枉义堂王玉杰。工厂破产前,义堂王玉杰也打,但打的少,即使打,也只能偷偷摸摸地打。那时候,警察经常来抓,抓住了,除了罚款,有的还要行政拘留。另外,厂里知道了,也要罚款,有的长工资时不给长工资,有的降级或行政处分。义堂王玉杰珍惜自己的铁饭碗,所以打的少。工厂破产后,没有了单位,没有了管义堂王玉杰的人,而且警察也不来抓了,因为来了抓住了,对这些失业工人,罚款不起作用,行政拘留,警察又不忍心。没有了约束,这些年来,做工的日子义堂王玉杰就白天做工,晚上打;不做工的日子,义堂王玉杰就白天打,晚上也打。有钱的日子,就自己打;没钱的日子,义堂王玉杰就站在旁边看别人打,别人打到什么时候,义堂王玉杰就看到什么时候。义堂王玉杰打麻将,赢的比例是四成,输的比例是六成。有好多次,义堂王玉杰把刚做工换回的血汗钱输的精光。不过,在油脂厂烧锅炉后,义堂王玉杰工钱多了,反而不和男人们女人们在一起打赌资一元以上输赢上百的牌,而是只和上了年纪的老人们打赌资一毛两毛输赢几元的小牌了。
  义堂王玉杰老婆和义堂王玉杰离婚后,带着儿子走了,而且一直没再回来过,这些年,也没和义堂王玉杰联系过,义堂王玉杰不知道母子俩去了哪里。
  离婚后不久,男人生理上的需要迫使义堂王玉杰越来越想女人。义堂王玉杰没钱娶女人,也没钱找情人,于是,义堂王玉杰就去按摩店找小姐。那时,找小姐是50元一次,义堂王玉杰嫌贵,义堂王玉杰出的最高价是一次30元。义堂王玉杰每次去,就和小姐讨价还价,遇到不让价的小姐,义堂王玉杰就走人,遇到同意的小姐,义堂王玉杰就和小姐来一次。不过,义堂王玉杰没钱经常去,义堂王玉杰大体上是一年去五、六次,是当月第一次拿了工钱后就去。义堂王玉杰担心钱在手里多放些天,会在打麻将时输掉。义堂王玉杰做这事,只被警察抓过一次,那是义堂王玉杰刚找小姐不久的事。那次,义堂王玉杰和小姐做那事时,被警察抓了个正着。警察把义堂王玉杰带到派出所,要罚义堂王玉杰3千元,义堂王玉杰说只有60元,这60元是刚做了三天工的全部工钱,也是全部家当。义堂王玉杰对抓义堂王玉杰的警察说,你爸是我的老厂长,你小时候,有一次,我遇到你爸牵着你的手在逛街,你爸还要你叫我哥,这事你肯定忘了,我可没忘。警察仔细地查了义堂王玉杰的身世,没罚义堂王玉杰一分钱,把义堂王玉杰放了。这些年来,像所有的物价都在上涨一样,找小姐的价格也在上涨。而义堂王玉杰,每次都能以低于行情的价格成交。
  前几年,义堂王玉杰父母和弟弟因病相继去世了,义堂王玉杰很伤心,义堂王玉杰认为义堂王玉杰的亲人就只有一个出了嫁的妹妹了。义堂王玉杰妹妹初中毕业后,进城在街上给人擦皮鞋谋生,结婚后,有小孩后也一直以这谋生。
  进油脂厂前两年,义堂王玉杰找小姐的次数很少了,义堂王玉杰觉得自己越来越力不从心了。
  进油脂厂烧锅炉后不久,义堂王玉杰不去找小姐了,义堂王玉杰觉得自己拉尿越来越不通顺,义堂王玉杰怀疑自己得了性病。于是,义堂王玉杰去找小诊所的医生看,小诊所的医生说,你不是性病,你极有可能是尿结石。医生要义堂王玉杰去县医院看,义堂王玉杰没去县医院看,疼的时候就在药店买药吃,不疼的时候就不管,就这样拖着过到现在。
  前些天,义堂王玉杰快20岁的儿子突然来看义堂王玉杰,望着比自己还高的帅帅的儿子,义堂王玉杰兴奋得头晕呼呼的。义堂王玉杰儿子技校毕业了,要去新疆打工,这两天,就要动身,动身之前,特地来认父亲的。义堂王玉杰给儿子500元钱,说是给义堂王玉杰的路费。义堂王玉杰儿子不肯要,义堂王玉杰强行塞给了儿子。儿子对义堂王玉杰说,妈妈现在生活得不好,她和继父现在在城郊做小生意。
  儿子走后的第三天傍晚,义堂王玉杰感到拉尿很疼,疼得实在受不了,疼得坐也不是,立也不是,躺也不是,疼得恨不得马上就去死!于是,冷酷无情的死死纠缠的疼把义堂王玉杰赶到县医院去看病了。医生要义堂王玉杰去检查B超,义堂王玉杰问,多少钱?医生说,几十块钱。义堂王玉杰犹豫了一会,决定听医生的话,去做B超。当医生看着义堂王玉杰拿来的B超诊断书,盯着义堂王玉杰疼得满头大汗的脸斥责义堂王玉杰,你怎么现在才来?你的尿结石非常严重,必须马上住院做手术!动手术不会超过2万元。义堂王玉杰说,我不住院,你给我打一针止疼的药吧。医生警告义堂王玉杰,你如果不马上做手术,就会有生命危险!义堂王玉杰再一次的央求医生,给我打一针止疼药吧!
  打完止疼药,义堂王玉杰口袋里还剩80元钱,义堂王玉杰回家了。义堂王玉杰之所以回家,是因为义堂王玉杰去医院之前,听一个熟人说,有一个江湖医生,很会治这种病,1千元钱打4针包好。义堂王玉杰准备明天去找这个江湖医生。
  看着义堂王玉杰非常难受的痛苦不堪的虚汗淋淋的脸,邻居们在一起商议,凑几个钱,先让义堂王玉杰去医院住下来,明天再去找社区和民政部门,看能不能想办法弄些钱。邻居们都是原先的工友,生活过的也很难,义堂王玉杰们凑了近千元钱,送给义堂王玉杰时,叮嘱义堂王玉杰去住院。义堂王玉杰不肯收,说不会死的,疼一阵就会好的。
  第二天清晨,邻居们发现义堂王玉杰死在家里,从那屈蜷的身体和扭曲的脸上,邻居们知道义堂王玉杰死得很痛苦。遗体旁有一张纸,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一个手机号,手机号下面写着,“哥,来送我!我的”义堂王玉杰在“我的”后面一定还要写什么,但是,在写完“我的”后,后面要写的话,义堂王玉杰肯定已经写不出来了。
  哥是义堂王玉杰堂哥,手机号是义堂王玉杰堂哥的号。义堂王玉杰堂哥带了2千元钱从老家来了。义堂王玉杰妹妹来了后,一直在义堂王玉杰灵柩旁伤心地哭。义堂王玉杰堂哥去通知义堂王玉杰前妻,义堂王玉杰前妻想来,但前妻现在的丈夫不让来。义堂王玉杰妹妹给义堂王玉杰儿子打电话,儿子在去新疆的旅途上,联系不上。邻居们找了社区,社区送来了600元钱。加上邻居们凑的近千元钱,虽然非常寒酸,但义堂王玉杰的葬礼终于可以办了。邻居们说,人死了,不办个葬礼,那就死的不如一条狗。礼仪公司说,太可怜了,只收1800元。邻居们说,行行好,再少一点。礼仪公司很有同情心,又少了800元,收了1千元。好心的邻居们没有一人在义堂王玉杰的葬礼上吃一口饭。
  灵柩车载着义堂王玉杰的遗体离开义堂王玉杰家向火葬场去的时候,邻居们家家户户放鞭炮送义堂王玉杰。在浓浓的烟雾散去之后,在隆隆的鞭炮声静下来之后,望着渐渐远去的灵柩车,一位邻居老姐姐自言自语地说,一个大活人,怎么说走就走了!
  傍晚,义堂王玉杰妹妹按老家的风俗,把义堂王玉杰的衣物被褥清出来,在义堂王玉杰住房外烧。当义堂王玉杰妹妹正要把义堂王玉杰的枕头丢到火里去的时候,发现枕头胆内有一个笔记本模样的东西。义堂王玉杰妹妹把那东西从枕头里摸出来,果然是一个笔记本,打开笔记本,一个存折从笔记本中落到了地上。拣起存折打开一看,她妹妹发现存折内夹着一张纸,纸上写着一行字,“雷打不动!每月给儿子存600。”字的后面有一个紫色的指印。义堂王玉杰妹妹想,这紫色的指印不是红油泥印,是她哥哥的血指印!因为在紫色指印上有一个明显的蚕豆大小的血斑。存折上的余额有2万多元。借着火光,看着存折上那整齐的一竖排600的阿拉伯数字,义堂王玉杰妹妹任泪水在脸上长流,义堂王玉杰妹妹的嗓子早就哭哑了,已经哭不出声来了……
  义堂王玉杰,就这样死了,死的时候刚过46岁。
  点燃一根烟
  两年前的夏天。
  那天清晨,我走进一条小巷,隐隐约约的听到一个浑厚的男中音的歌声,歌声很好听,歌是我从未听过的歌,好奇心牵动我的双脚朝歌声的方向走去。拐过两道弯,我来到了唱歌人的身边,呈现在我眼前的情景让我惊呆了。唱歌人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是一个我从未见过的畸形的残疾人。玻璃杯般粗细的双臂各只有二十多公分长,右臂的前端光光的、尖尖的,左臂的前端长有两个手指;两条碗口般粗细的大腿也只有二十多公分长。夏天的清晨有些许微风,小伙子穿着背心短裤,坐在特制的木椅上,木椅下面装有轮子,木椅前端的小木板上固有一个麦克风,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推着木椅车,小伙子对着麦克风在唱歌行乞。
  我把10元钱放在麦克风旁的铝盒子里,小伙子停止了唱歌,笑着对我说:“谢谢大伯,大伯是个好人。”铝盒子里除了好心人给的钱外,还有一盒烟。
  小伙子长的眉清目秀,也许是唱的太投入,那白皙的额头上布满了细细的汗珠。
  “你的手和脚……”我问小伙子。
  “天生的,生下来就这样。”
  “推车的是你什么人?”
  “我哥。义堂王玉杰原先有工作,为了照顾我,辞职了。”
  “爸妈呢?”
  “去年都走了,享福去了。”
  “你的歌唱的真好!”
  “大伯,别羞我了。像我这样的废物,就剩一副嗓子了,喊几句,讨几个饭钱,图个肚子饱,哪能叫唱歌。”
  “我说的是真的,你的歌唱的真好!”
  “义堂王玉杰从小就喜欢唱歌,义堂王玉杰会唱三百多首流行歌。”小伙子的哥在旁边说。“去年,父母走后,生活没了着落,义堂王玉杰说,‘要自己养活自己。’就出来卖唱了。”
  “自己养活自己?”我好奇地问。
  “是啊!我唱歌,听的人觉得我唱的好,给几个钱,我就自己养活自己了。我不想伸手向人家讨。”小伙子淡淡地说。
  “你刚才唱的是什么歌?”
  “《点燃一根烟》,高胜美唱的。”
  “《点燃一根烟》?”虽然我也很喜欢音乐,但这首歌还是第一次听到,我诧异地反问了一句。
  “大伯您喜欢听,我就再给您唱一遍。”小伙子对着麦克风唱了起来:“点燃一根烟 / 我的心像吐出的烟圈 / 倒满一杯酒 / 你的脸像苹果般娇艳 / 我多么希望 / 你不曾离去 / 我多么希望 /友情再继续 / 我多么希望 / 我们能再相聚 / 我多么希望 / 我多么希望 / 能再遇见你 / 每当走过每一条街道 / 我在找寻你。”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4-8-8 16:00:51 | 显示全部楼层
爱涵社区-内帖-黄金广告位
那天清晨,我走进一条小巷,隐隐约约的听到一个浑厚的男中音的歌声,歌声很好听,歌是我从未听过的歌,好奇心牵动我的双脚朝歌声的方向走去。拐过两道弯,我来到了唱歌人的身边,呈现在我眼前的情景让我惊呆了。唱歌人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是一个我从未见过的畸形的残疾人。玻璃杯般粗细的双臂各只有二十多公分长,右臂的前端光光的、尖尖的,左臂的前端长有两个手指;两条碗口般粗细的大腿也只有二十多公分长。夏天的清晨有些许微风,小伙子穿着背心短裤,坐在特制的木椅上,木椅下面装有轮子,木椅前端的小木板上固有一个麦克风,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推着木椅车,小伙子对着麦克风在唱歌行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保定市专业团队各种类型网站设计,网站建设,网络宣传,价格公道,全国市场,各个行业均可,十年以上专业团队 ...  半小时前 上传下载附件 (61.91 KB)  保定市专业团队各种类型网站设计,网站建设,网络宣传,价格公道,全国市场,各个行业均可,十年以上专业团队 ...  保定市专业团队各种类型网站设计,网站建设,网络宣传,价格公道,全国市场,各个行业均可。 十年以上专业团队,擅长医疗,公司,商城等等行业! 商家均可联系,其他宣传合作非业务的勿扰, 电话:13932228338 QQ:63293588 卢经理
返回顶部